容斋随笔·卷十六·和诗当和意

作者:洪迈

  古人酬和诗,必答其来意,非若今人为次韵所局也。以《文选》所编何劭、张华、卢谌、刘琨、二陆、三谢诸人赠答,可知已。唐人尤多,不可具载。姑取杜集数篇,略纪于此。高适寄杜公云:“愧尔东西南北人。”杜则云:“东西南北更堪论。”高又有诗云:“草《玄》今已毕,此外更何言?”杜则云:“草《玄》吾岂敢,赋或似相如。”严武寄杜云:“兴发会能驰骏马,终须重到使君滩。”杜则云:“枉沐旌麾出城府,草茅无径欲教锄。”杜公寄严诗云:“何路出巴山”,“重岸细菊班,遥知簇鞍马,回首白云间。”严答云:“卧向巴山落月时”,“篱外黄花菊对谁,跂马望君非一度。”杜送韦迢云:“洞庭无过雁,书疏莫相忘。”迢云:“相忆无南雁,何时有报章?”杜又云:“虽无南去雁,看取北来鱼。”郭爱寄杜云:“春兴不知凡几首?”杜答云:“药裹关心诗总废。”皆如钟磬在簴,叩之则应,往来反复,于是乎有余味矣。

翻译

译文

  古人联称诗歌,必定要答其来意,不象当今的人在和时拘泥于原诗用韵的次序。从《 文选》中所编的何劭、张华、卢谌、刘琨、二陆(指陆机,兄东)、三谢(指南朝的谢灵运、谢惠连、谢跳)等人的赠答,就可清楚地看到这一点。唐人的例子尤其多,无法一一具载,这里姑且从杜甫集中选取几首,略纪于此。高适...查看全文...